你的位置:首页 > 案例方案 > 行业新闻

《匠心埃美柯》第三十五集 和埃美柯一同绽放(上)

2020/4/15 13:45:44      点击:
原创 沈国强 匠心埃美柯 
1997年初夏的一个早晨,在湛江出差的沈国强接到局长打来电话,要他当天马上回来,出任埃美柯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、总经理。

埃美柯弄堂企业起家,现在发展成了中外合资,做的是外贸出口。有几款产品填补了国家空白。沈国强是土生土长的宁波人,出生在江东铁锚巷,与埃美柯的老厂房相隔不远,都在江东北路上。这些他都知晓。埃美柯合资以后的历任领导更特殊。第一任董事长是石广生,就是负责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谈判的外经贸部部长。后来又有两任董事长,短短几年内就完成了两次与外资的合作。

接手埃美柯起码要满足四个条件:有深厚的制造业背景。个人综合素质要高。改革创新的决心和能力要大。最后一个条件,至关重要,整合产业结构的能力。

沈国强此时他的身份是宁波洗衣机总厂厂长。5年前,组织要他出任这家濒临倒闭的洗衣机厂的厂长。他接了。沈国强骨子里是个企业家。他喜欢实业。对他来说,这是一种情怀,秉承于祖先的一种固有情怀。20世纪初宁波建灵桥,他的祖父是中方的技术总监。父亲也是在上海做建筑师。出身于建筑世家的沈国强没能继承家学,完全是时代弄人。他常常跟着大爷爷从灵桥这一头走到那一头,听了许多关于兴建灵桥的故事,对他来说什么都是新奇的有趣的。他的建筑师梦也就止步于此。

沈国强出生在大跃进年代,1975年,刚满17周岁就进入宁波锁厂工作,从操作工干到技术工。1983年,担任宁波日用不锈钢总厂的副书记。他在工作之余读完了大学,弥补了青少年时期没系统接受教育的缺憾。他痴迷技术、工艺、设备的研究,让工业素养成为了自己能力的一部分。他执着于管理探索,真正理解了组织好的砖头是城墙,组织好的士兵是军队的含义,掌握了如何架构制造业所必需的路径。

1990年,32岁的沈国强以党委书记的身份,主导了宁波日用不锈钢制品总厂的改革。从劳动、人事、分配制度下手,推陈出新,解除了长期以来束缚在企业身上的枷锁,把那些从计划经济沿袭而来,严重阻碍着生产和经济效率的旧规矩一一删除。三项制度改革很成功,全厂上下的活力被激发了起来。

三项制度改革在宁波开风气之先。市委市政府视之为企业改革的典范,在市人民大会堂由市委书记参加的专题大会上推行其改革经验。宁波日用不锈钢制品总厂当时还被确定为省试点单位。

16年间的历练,沈国强成为了优秀的企业家。

组织和领导正是看到了他的这份企业家素质和先行先试的勇气、智慧,所以在不锈钢制品总厂改革成功后的第二年,任命他为宁波洗衣机总厂厂长兼党委书记。这次同样是临危授命。因为是从计划经济挣脱出来的人,对企业现存问题有着深切的体会。他知道唯有改革才能翻开新篇。以改革开路,转换机制,激发活力。宁波洗衣机总厂起死回生,步出了低谷,效益逐步增长。

看似千钧重担,在他又举重若轻。

但在20世纪90年代,像他这样持重的企业家,其实并不是组织在使用干部时的首选,而是像马胜利、步鑫生这班大刀阔斧大砍大伐的人。对官员的选择也是如此,那些动辄挥洒一市一县的家底作改革的官员,往往被视为有魄力的改革者。和这些明显带有江湖气息的豪杰们比起来,沈国强就显得有些太温文尔雅了,甚至脸面上多了一层自谦的神情。改革者、厂长、经理、总裁,这些名头好像与他不符。

但宁波毕竟不是草莽地,教育从来发达,文化薪火相传,宁波帮滥觞于此,修文重教,近现代又多受世界现代商业文化熏染,理性的气质总是有的。

眼下横在沈国强面前的问题看似很简单,是守成还是再次出征。

他决定再当回先锋官。

踏进厂区,沈国强感受到了埃美柯的热烈气氛。工人们脸上洋溢着自豪。进出公司生产繁忙仓库装货的卡车排着队。埃美柯产品远渡重洋正流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在中国,是响当当的行业头牌。

当你怀有远大志向时,才会在轰轰烈烈中发现缺憾。

在车水马龙的销售热闹中,他发现销售的增速在放缓。在激昂的生产热情中,他发现一线工人疲惫不堪。在繁忙的生产线上,他发现制造的产品只有闸阀、球阀、截止阀、止回阀和过滤器。

更大的发现,让他脊背冒出了冷汗:自1972年制成第一个铜闸阀,15年来,埃美柯就靠这几款数得过来的产品打天下。进一步的调研印证了他的判断。埃美柯产品规格单一,闸阀从4分到2吋,就这几样。而这些规格的产品,在宁海,玉环、温州的中小厂,能以更低成本生产出来。工艺上,他们有的已采用了生产效率更高、适用于批量生产的热锻工艺,这种新工艺具有劳动强度低,尺寸精确,加工余量小的优势,能大幅度提高阀门强度,彻底解决压铸的气孔问题,如果用于中高压阀门制造,则优势更加明显,可直接把压铸工艺送入古董店。

产权不明晰,制度失灵,管理结构重叠,装备落后,科技水平低下,决策保守,创新动力不足,分配不公……随着调研的深入,沈国强看到的问题越多,也越清楚。那从哪抓起才能破局呢?

突破的抓手他选择了设计和装备。新的设计是对旧格局的否定,其中就潜藏着活力。设计部门新辟了样品室,里面陈列着世界顶尖产品。引进了计算机设计系统。CAD软件,每人一套。真正激起技术设计人员工作热情的,是总经理的一番话:“把你的本事使出来,证明你的厉害。”“只要有市场潜力,即使目前公司的工艺设备不能生产的,我们也可以考虑开发。”这番话对于一群已久安现状脑筋都要生锈的人来说,就是最大的诱惑和刺激。

埃美柯迎回来了暌违已久的创造激情。短时间内,新设计雨后春笋般冒出。最有市场推广价值的首推法兰阀门。阀门的规格也有了大的突破,从最小的2分到了最大的16吋。还有可调减压阀和比例减压阀。还有各种类型各种规格的管道连接件。这一时期的开发,最终达到了这样一个效果:用埃美柯的产品可以连接任何管系、任何阀门和任何配件。
新的思路跳出了传统的轨道,有人设计用于直饮水系统的不锈钢阀门。有人更高冷,设计用于锅炉蒸汽管道的耐高温中压阀门……头脑风暴引发了井喷式的产品开发。为了满足新品生产,新工艺不断被引入,新设备也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车间。
先进的热锻工艺迎头赶上,逐渐取代了压铸工艺。先进的加工中心替代了分散的工序加工模式,这时期引进的还有球阀自动装配检测流水线。
1998年,埃美柯的设计从二维软件到三维软件,对接了国际规范,在与外商洽谈和安全认证时,这让大家很容易达成共识。
发明专利源源而来,成熟的马上就被转化。各厂区热衷于创造发明,纷纷建立自己的技术科。设计模具、工艺工装,高级的数控机床、连加工中心的程序设计也自己动手,甚至还策划全自动装配线。他们自制了更高级的阀门试验设备,并曾经被宁波市质检院设为阀门检测站。
“质量是产品的灵魂,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”对传统产业来说,质量就是占领市场的开山斧。对企业来说,装备水平就决定着产品的质量,就是制造业水平的代名词。
沈国强做实业心无旁骛。执掌埃美柯以后,一直坚持在装备上大投入。不惜血本为铸造、锻造、加工、装配、检测大量购置国际先进设备,仅前期投入就1.2亿多元。这种大手笔式的投入,20年间保持了一致的惯性,从机器换人到加工中心到全司系统导入信息化。
“在中国走向工业4.0的道路上,埃美柯应该在前锋位置。”沈国强给埃美柯在中国制造业坐标上明确下来的位置。
一个企业领导有好多事情要做,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变成一粒创新的火种,去点燃身后的炉膛。
        20年间埃美柯创新激情不灭,熊熊燃烧。20年里,公司以每年开发几十款的速度,开发了上千款新产品。与之随形的是272项国家级发明专利、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。科学技术的广泛应用和再创造再发明,让埃美柯获得了强劲的动力,也收获了国家高新企业的冠冕。